中共中央宣傳部委託新華通訊社主辦

關注基層民主協商制度:公眾列席如何避免成公眾陪會?

2021-10-08 09:07
來源:半月談網

半月談記者 尹銘

協商民主是我國的民主制度區別於其他形式的民主制度的重要方面,體現了我國民主政治的特點。近年來,基層民主協商制度正在不斷完善,不少地區在積極探索社會公眾列席鄉鎮(街道)有關會議制度,鄉鎮(街道)議事協商能力正在逐步提升,但少數地方同時也存在着“走形式”的問題。

公眾列席助力基層協商民主

社會公眾列席鄉鎮(街道)有關會議制度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在基層實踐的體現。涉及人民羣眾利益的大量決策和工作許多都發生在基層,公眾列席相關會議制度讓羣眾的訴求真實地反映出來,讓決策工作更好地服務羣眾。

《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加強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意見》要求,完善基層民主協商制度;探索建立社會公眾列席鄉鎮(街道)有關會議制度。

公眾列席有關會議制度正在不斷激發基層治理新活力。不論是事關百姓生活質量的生態景觀建設協商議事會,還是產業發展協商會,或是民情直達的議政會,都能見到公眾列席的身影,也能看到思想碰撞中層出不窮的創新做法。百姓將心聲“一吐為快”的過程,也是在做匯聚民智、吸收民意的加法。

同時,這種協商治理機制進一步突出了人民羣眾在基層治理過程中的主人翁身份。在公眾列席有關會議制度中,人民羣眾不僅能推動決策,也能起到監督作用,使得“一拍腦袋有了,一拍胸口乾了,一拍大腿壞了,一拍屁股走了”的“四拍幹部”越來越少。

黨員和羣眾代表對村居工作提出意見和建議

莫讓參會羣眾僅是聽會羣眾

儘管公眾列席相關會議制度在基層治理中已經取得了一些成效,但在實踐中也存在一些現實堵點和薄弱環節,有的是對列席羣眾的作用發揮不重視造成羣眾客觀陪會,或是部分列席羣眾意識沒跟上變成主觀陪會,這些都限制了協商民主制度在基層的有效實踐。

在會議發言中,列席人員的意見有時會被忽略,使得列席羣眾不能暢所欲言,造成“説了不如不説,説了等於白説,沒有時間能説,最後無話可説”的情況。還有隻限於在會上説了、聽了、回覆了,但發言中的意見和呼聲卻沒有轉化為看得見、摸得着的做法和措施。次次説、次次應、次次不改,會上反響熱烈,會後鴉雀無聲,也會影響列席羣眾參與的積極性。

協商治理使傳統治理格局發生了變化,也有少數列會羣眾處於“列會只是陪會”的慣性思維中,參會的隨意性大。這就使得部分列席人員缺乏參與開展協商的積極性,不積極主動地表達自己的觀點和主張,帶來協商過程的低效率、協商結果的低質量等問題。

多措並舉提升基層協商能力

針對以上問題,基層呼籲在以下方面進一步完善機制,增強鄉鎮(街道)議事協商能力。

——完善跟蹤監督機制,提升會議意見辦理的主動性。在實際操作中,基層往往對於公眾列席相關會議的準備和開展階段較為重視,對於羣眾意見反饋階段的關注較少,會議協商通過後的辦法和措施沒有追蹤落地。基層呼籲將協商通過的意見和做法列入清單督辦,避免出現“光説不練”的情況。要跟蹤所反映情況的落實反饋及制度採納情況,並及時向羣眾公佈結果。

——加強制度宣傳,提高民眾參與的積極性。通過宣傳教育切實增強列席人員的責任意識和主人翁意識,給予列席人員充分的發言機會和時間,重視和尊重他們的發言和意見,彼此之間加強互動,促進溝通,鼓勵羣眾積極參與。

——提高列席羣眾參與的廣度和深度。努力培養列席羣眾的發現、表達能力,積極引導各方參與協作,充分發表意見,實現決策的科學化和民主化。原標題:《公眾列席如何避免成公眾陪會?》

責任編輯:孔德明

熱門推薦